新冠肺炎教我們的3件事

在今天因為疫情人心惶惶的時候,教會與宣教士面對了很多挑戰。很多的宣教士因為國家邊境封鎖,航班取消,被卡在工場不能回國。也有更多的宣教士,因為疫情的關係不能夠出發。許多國家對人數聚集的限制,也直接影響到福音的傳遞(現在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有兩個未得之民的部落,因為人數聚集的關係,宣教士不能聚集整個部落傳福音)。許多宣教士募款也面對了新的挑戰。雖然很多人不會直接講出來,但是心裡面都是這樣想:「現在不是講宣教的時候,當我們自己的教會聚會都受到那麼大的影響,怎麼會有時間與資源去推宣教事工?」。很多宣教與教會界的討論結論都是,這次的疫情會對21世紀的教會有永久性的影響與改變。 在最近訓練的課程裡,老師們跟學生分享的一句話: 當我們面對很多「不知道的」事情,我們應該回想我們「已經知道」的事情。通常那些「已經知道」的事情,就是我們「需要知道」的事情。 當現在的討論都是這個黑天鵝般的「突然的改變」,「新的挑戰」,我們不禁要問:在教會與大使命回應的歷史裡,這些挑戰真的是新的嗎?我們真的走進一個在教會歷史裡面沒有面對過的處境嗎?   是的,使徒行傳裡的教會從來不需要面對一個眼睛看不見的病毒。但是福音的外傳,從來不是在一個安定,健康,穩定的時代發生。 疫情帶來了很多新的挑戰跟不方便,但是這病毒成為了宣教士訓練裡不可或缺的一課。 Lesson…

究竟是「福音」還是噪音?!

爵士音樂節在台中已經辦了好幾年了,去年我跟孩子走在熱鬧的市中心草悟道上,不同的爵士樂手認真的準備樂器及練習,看著大人帶著小孩,年輕人成群結伴,慢慢的往市民廣場的舞台前進,準備享受這暫時打斷著繁忙城市節奏的音樂節日。我們走到了廣場旁的十字路口,大家擠得像是台北繁忙的捷運站,但是在人群的中間,我看到一個外國人,站在椅子上,手拿著大聲公,身旁有個大招牌,用力的跟人群說:「For…

宣教士到底需要多少「東西」?

宣教士到底需要多少「東西」? 最近讀到了一封美國Radius畢業生在工場寄回來的代禱信,一對夫婦帶著兩個不到三歲的孩子到了西非的一個國家。代禱信裡形容了他們第一個月在工場的一些狀況: …

Radius Asia 2019 開學了

Radius Asia開學了!從Radius Asia宣教訓練中心的異象開始醞釀,經過多年的禱告和尋求,神帶領合適的團隊一起同工,終於在今年九月八日,所有的學員搬進宿舍,九月九日大家聚集在Radius…

福音隊不見了?

在二、三十年前的暑假,很多教會都會安排「福音隊」,在附近的社區或者是台灣的鄉村,缺乏教會資源的地方做一些福音事工。在2019年的暑假,我們雖然還是差派隊伍去同樣有需要的地方,做一樣的福音傳遞,但是福音隊這個名字漸漸的消失,慢慢被「短宣隊」取代了。 我的意思並不是建議教會把名字都改回來,或者是在旁邊碎碎唸,這個不是宣教,那個不是宣教。不過在這二、三十年中這個名稱小小的改變,應該讓我們思想這個的現況:我們已經把宣教與所有福音事工畫上等號。 我們常常會聽到,『每個人都是宣教士』(我十幾年前在牧會的時候,在講台也講過一樣的話),『只要在職場跟同事傳福音,或是在學校做見證,我們就是在宣教』。我有一次聽過一個講員說,『只要父母跟孩子分享福音,父母就是宣教士』。當然這些話的背後,都是想要廣傳福音的心志。在職場、學校與家庭所做的福音傳遞,都是非常重要。但是,有一位作者說過:『當什麼都是宣教的時候,那什麼都不是宣教了』(Denny…

未得之民是誰?

有的時候,我會聽到從國外來的宣教士說:「我們來台灣目的是要把福音帶給台灣的未得之民。」 對這些宣教士的行動與愛心,我們獻上感謝。在台灣的教會歷史上,神使用了早期西方宣教士的生命與見證,成為了福音的出口。 …

宣教士學習語言的重要性

『來,把我手上的檳榔嚼下去,你如果真的想學我們的話,只要開始嚼檳榔就沒問題了!』 當我們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部落的時候,我們的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在語言與文化的學習上面。誠實的說,那段學部落語言的時間,真的很辛苦。沒有課本,沒有補習班,只能像一個小孩子,牙牙學語的一句一句慢慢學。如果吃檳榔真的能夠讓我魔術般學會島上的語言的話,那麼一百顆,…

宣教熱情後的下一步

在現在教會宣教的浪潮中,大部分的信息,口號與資源都放在『動員』:有誰願意回應大使命的呼召?…